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点

破天录第十一章分丹营养

2021-01-15 来源:

破天录 第十一章 分丹

这一枚丹药,我想送给云天!”岳子君肯求的目光看向雪如歌,幽幽的道。

説完她目光又转向了花林。

“我有种直觉,云天他还活着,一定还活着!”

看岳子君如此,花林很想劝説,嘴张了张,却又不知如何説才好。花林很清楚,云天当时所受的伤,比岳子君还要严重。而岳子君也是全靠她的真元维系,才可以活到现在的,而云天呢?他又能倚靠什么?但是,花林不想,也不愿最终詹姆斯25投14中狂砍35分5篮板4助攻4抢断打击她。毕竟岳子君的身体此时还异常的虚弱,已禁不起太大的刺激。最后只是无奈的摇摇头,叹了口气。

“丹药给了你,就属于你所有了,怎么支配,当然也是你自己的事。呵呵,其实就算没有天玄丹,我也可以让你恢复如初。”

雪如歌微笑着看着她,两只手突然同时按在了她的肩膀之上。

“闭上眼睛!”

当岳子君依言听话的闭上眼睛之时,发现自己的哈尔滨市政府也在酝酿制定跨境(对俄)电子商务相关支持政策神识迅速的蔓延开来,很快的,就完全的覆盖了整个临溪城。她不知雪如歌用的是什么方法,但是雪如歌的强大,在她心目中又有了一个重新的衡量。

这种共享神识之密术,还是雪如歌在长久的闭关之时琢磨出来的。现在就是把她自己的神识转借给岳子君,使得岳子君的神识暂时性的壮大而已。虽然这般,在她自己完全收起自己的密术之时,被施术的一方同样会得到巨大的好处。毕竟曾经有过强大的神识,在神识的增长方面,绝对会比其他人快了许多。

很快的,岳子君就找到了云天。发现其在一个很大的庄园之中,后面一个很不起眼的xiǎo房子里面。他静静的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云天,云天!”

岳子君用神识传音,刚急切的叫喊了两句,雪如歌就收回了自己的术法。

“呵呵,原来这xiǎo子就是云天,你放心,他没什么大问题。不过,你现在不能见他。”

雪如歌斟酌了一下,还是决定自己把这枚丹药送过去,她有些不想让岳子君与云天见面,确切的説,她不认为一般人能够配得上她的亲传弟子。若干年以后,她的弟子还是年轻貌美的少女,而别人不説已化做一抔黄土,也绝对是老态龙钟了。

临溪城是大宋国第二大城池,比起东安城要大了数十倍。在临溪城的人眼里,东安城只相当与一个比较繁华一些的xiǎo镇。这里有杨,张,花,陈四大家族,每个家族之中,都有通窍境后期的强者坐镇。

杨,张两家,分别经营有永兴商会和仁和商会,被雪如歌拆掉的永兴酒楼,就是张家的产业。由于利益的冲突,张杨两家的名争暗斗是经常性质的。而陈家,因其掌握有炼器之术,论起所掌握的财富,张,杨两家也无法与之相比。可以説,陈家,是临溪城真正意义上的首富。他们尽管高端武力是四大家族中是最弱的,其他的三大家族也轻易的不愿招惹。

花家,则是临溪城的统治者。因为临溪城的城主,就是花家之人。如果不是花家人才凋零,他们才是真正的临溪城霸主。

云天等人,就暂住在四大家族之一的陈家。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处在一间不大的房屋之中。床前放着一个香炉,里面放置着一些醒神草制作的燃香。屋里面隐隐有些发霉的气味,应该是很久没有人居住的原因。醒神草的燃香就是为了压住这个气味。一个年龄不大的xiǎo丫头正在拿把扇子扇那枝燃香,让醒神草的气味尽量的扩散开来。

外面,有几人在xiǎo声的低语,估计是怕打扰到云天,没敢大声喧哗。细尔聆听之下,云天也听出了个大概。就是云天在昏迷的这段时间,陈渠已经差人去东临学院通知了云梦,外面几人讨论的就是云梦会不会来,什么时候来。毕竟,云梦也算得上是东临学院的名人了。

云天听雷宏等人闲聊时得知,东临学院的八大美女就是梦瑶琴,凤盈兰花蕊。梦,説的就是云梦了,而蕊,则正是外面的屠蕊。

听着外面几人的八卦,云天有些无语,这群人等在外面,恐怕都是想第一眼看到自己的姐姐吧?

这时,那xiǎo姑娘终于注意到云天醒了过来,冲他甜甜的一笑:“你醒了,要喝水吗?”

就在那xiǎo姑娘起身为云天倒——不合格食品退市制度。超市中如发现国家明令淘汰并停止销售的食品等应立即停止销售水之时,外面説话的声音突然间全部消失,好像被无形的屏蔽了。云天的耳边又出现了另一个声音,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但绝不是屋里的那个xiǎo姑娘。

“你叫云天?”

云天一惊,紧张的四处张望了一下。

“你认识岳子君吗?”

这次云天听清楚了,这是一个略带磁音,特别动听的女子声音。这个声音云天听到过,正是曾和岳子君和花林在一起的,那个实力恐怖的绝美女子。

“你是谁?子君在哪里?”云天激动的声音把屋里的那个xiǎo姑娘吓了一跳。云天可以听到那个女子的声音,但是她却无法听到。

“这里有一颗天玄丹,是子君留给你的。如果你真想见她,等你实力达到化元境,可来碧雪宮。”

风起,吹开了虚掩的房门,并卷进来一片黄沙落叶。在黄沙落叶的遮掩之下,一个xiǎo玉瓶飞至云天的面前。

云天急忙将那xiǎo玉瓶抓在手中,向外看去。他看到了雷宏,看到了曲虎,看到了屠蕊,看到的,都是曾经熟悉的人,却没有看到刚才説话的那名女子。

“好奇怪,怎么突然间起风了?”

林易阳xiǎo声嘟囔着,转身把房门再次关好,就又和其他人闲聊去了,却没有注意到云天已经醒了过来。

云天看着有些茫然失措的xiǎo姑娘,摇头苦笑道:“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有些胡言乱语了,没吓着你吗?”

xiǎo姑娘一只手端着茶水,另一只手拍着胸脯,长出了一口气。

“呼!还真吓死我了,我刚才还以为你中邪了呢?还有刚才那风,也特邪门。”

云天清楚,刚才那风,肯定是和岳子君,花林在一起的青衣女子搞出来的。那女子的修为堪称恐怖,刚才不但自己没有见到她的真容,恐怕外面几人,也不会觉察到就在刚才,会有人来过。

而雪如歌,也给云天出了个难题。化元境,云天之前可听都没听説过。不过云天心里也清楚,那女子是在变相的告诉他,岳子君现在已经是碧雪宫的弟子,你和她,现在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让云天再一次感觉到,自己所谓的天才,在有些人面前原来是那么的渺xiǎo。

云天把那xiǎo玉瓶收入玉龙令的空间之中。玉龙令,此时就挂在他的胸前,看上去还真是一个非常精美的项链。阿毛所化的雪白色毛毛球,还有那被封印了的神秘鸟蛋,此时也都躺在玉龙令空与体育明星、歌星、政界名人 待遇 相同间的一处角落。而那xiǎo玉瓶,就被他放在了阿毛的旁边。

xiǎo姑娘有十一,二岁左右,长的是非常的伶俐可爱。她似乎很快的就忘记了刚才的诡异事件,两眼眨着xiǎo星星,很兴奋的对云天道:

“我叫xiǎo鱼儿,是干娘和渠哥哥让我来照顾你的,説如果把你照顾好了,你的姐姐肯定会收我当弟子的。我听渠哥哥説了,你那个姐姐可是很厉害的!”

云天闻言,顿时满脑子的黑线。陈渠那xiǎo子,明显目的不纯啊!但他也不好打xiǎo姑娘的兴头,微笑道:

“你这么可爱,我姐姐肯定会喜欢你的。”

这时,外面之人因为兴奋,説话的声音不经意间高了许多。

“是云梦学姐,云梦学姐来了。”

“曲虎见过大xiǎo姐!”

“雷宏见过云梦学姐,高敏学姐。”

xiǎo鱼儿听到外面打招呼的声音,急忙跑去开门。一脸焦急之色的云梦和异常兴奋的高敏,同时出现在了云天的眼前。

巴彦淖尔白癜风专业医院
南通子宫内膜炎哪家好
兰州男性功能障碍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
沈阳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