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点

奇门散手第七百一十一章决定主动出击节能

2020-10-19 来源:

奇门散手 第七百一十一章决定主动出击

木子洛,现年十七岁。※%,西区第九甲等班的前三甲学员之一。他出生在西北很普通的农民家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患有先天性的目盲症的关系,他对周围的环境天生就具有极其敏锐的感知力而且神魂力量非常强大。他三岁那年,被偶然路过他们村子的寻鹰小组发现,与其家人商议后,将他带回鹰巢。

十四年过去,他身边的同伴都长成了出色的少年,要么脸蛋俊逸,要么身材高大健壮,只有他,皮肤黑,小眼睛,招风耳,朝天鼻,貌不出众。不仅模样长得普通,身材也是矮粗胖。

然而熟悉他或者接触过他的人,从来没有因为外貌而小看他,或者説压根就不敢小觑于他。

在鹰巢这些年,木子洛放弃了其他奇门奇术,术式道法的修炼,而是专修河洛。

按他自己的话説,因为名字当中有个洛字,所以证明河洛跟他有缘。

拥有天生强大的神魂,虽然小小年纪,但对河洛研习极深。从河洛当中他不仅参悟出了几种强大的攻击和防护的法门,甚至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讲,他还拥有了可以操控周围人运气的力量。

卦经上有言,如果人出生的时辰好,那么一辈子都会顺顺当当,好运连连,这就是天生运旺的那种人。

也有人天生运衰,一事无成,甚至没到成年,就夭折早亡。就算能折腾到成年,三四十岁的时候也会遭祸横死。这是注定的,无解,因为他运衰。上辈子福运享够了,所以这辈子必须遭劫。佛説,今生苦,来世福,説的就是这个道理。

任何人打一出生起,就终生伴随着运道运数运气这所谓的三运因果。

运道,运数,属于天道范畴,蕴含着莫大神威,人不可触,触之必有责罚。或病或伤或殒命。

运气,看不见,摸不到,无色无味,虚无缥缈。如风般不定,如云般无相。是好是坏,跟空间时间周围环境都有着绝大的关联,他沿着命运轨迹运行,人不可掌控,更不可操纵。

河洛,传奇的上古宝典,著名的修道奇书。説是书,其实就是一张图。diǎn、线勾勒出来的一张蕴含着天道至理,具有莫大神奇威能的图。不光中国人,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奇门修士都修行研习过此图。

然而河洛图只有一张,看他的人千百,那么在这千百人眼里就有千百张河洛图。不是一而一世界,而是一而三千世界,绝不会重复,即便师傅修行过,有所感悟,然后教给徒弟,可徒弟领悟到仍旧跟师傅不同。

木子洛从河洛上参悟的是因果。他目前的一身所学都围绕因果而来。

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有意识的生灵,只要还活着,身体没有发腐发臭,活生生的存在这个世界上,那么他、她或则它的身上就会有因果。

乞丐走在路上,发现了一块金子,将之捡起来,从此吃喝不愁。捡金子是因,是好运。吃喝不愁是果,是好运引起的结果,终diǎn。反之,路上的金子在那儿摆着,而乞丐路过的时候,恰巧被风沙迷住了眼睛,边走边揉眼睛,脚边擦着金子走远了,致使错过了一次原本可以改善他未来命运的机会,这就是运衰,diǎn背。

没看见金子是因,此后继续受穷,饱受饥寒折磨,是果。

木子洛的能力就是可以控制这名乞丐最终结果的好坏。

但有个局限,一是时间,二是环境。而且结合河洛图,施展因果之力,对神魂消耗极大。而且还需有个媒介物。

他面前有张很大的白布,铺在地面的白布上用朱砂描绘勾勒出繁复的图案。

他盘膝坐在那里,或勾虽然嘴上总在叫苦或抻的双手十指缠绕着十几根红色丝线,有的绷直,有的软塌塌垂出弧形。所有的丝线都绑缚在白布图案中间的那个十几厘米长的剧烈震动的木人身上。

震颤频率不一的木人四肢俱全,但没有五官。周围环绕飞舞着十几片用黄色符纸撕成的碎纸片,每一片都如同指甲盖大小,形状不一。都试图往木人身上沾落,可徒劳无功,最后纷纷力竭似的落在木人身后。

木子洛双目紧闭,头上冒汗,绷紧抻直的红线勒进了手指的肉里,勒出深深的沟痕,手背的血管和青筋跟他的额头上一样都凸着,他利用红线在竭尽所能地操纵木人,看得出来,非常辛苦。

唐宁跑到越快,木人震动的频率就越急骤,而且木人前倾的姿势几乎跟他奔跑时一模一样。

忽然,所有的红线同时崩断了,木人的身体也同时裂开,成了一堆碎裂的木块。木子洛的神情猛然一震,盲眼睁开,露出全白的眼瞳。而此时,就是唐宁用血画出孟婆捏花的那一刹那。

“木子洛,这是?”他身边的人见到这种突然情形,有人禁不住问道。

木子洛脸色阴沉,没有説话,默默地将白布和里面的碎木块包在一起,收拾妥当之后,过了好半天,才问道:“那个小子叫什么?”

“好像叫唐什么,当初没注意打听。”

木子洛将白布包塞进怀里,冷冷地哼了声,随即转身下楼。虽然眼盲,但他行动跟常人无异。

“喂,木子洛,这就走啊?不修理那小子了吗?”有人两手撑着窗台,探出头去尽力朝远处观望,听到他离开的脚步声,忍不住大声问道。

木子洛还是没説话,自顾自地走了。出了阁楼,快步走入近前的一片小树林,噗出一口血。用手背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喃喃低语:“厉害!”

......

“也就是説那人并不是绝对的可以操纵他人运气,只是有限度的在一定程度上控制目标周围的因果关系喽?”

周宇听唐宁讲解了半天,算是弄明白个大概。“运气等于因果,这diǎn我可以理解,但是,因果这东西好像比运气之类的更复杂吧?那个针对你的人连因果关系都能操纵,那他得厉害到什么程度?”

唐宁再出施展掌上乾坤,指间天地,测算的同时,闭眼仔细感觉自己本身,他身边的周宇和江涛,还有周围天地间很多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东西。那种厄运罩体的感觉确实不见了,或者説脱离了他的感知范围,总之,目前来説,没危险了。唐宁睁开眼睛想离开,想了想,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去。开始回答周宇的问话。

“厉不厉害这种事情从来都不是绝对,而是相对而言。两名dǐng尖高手决斗,其中一位修为不如对手,甚至还差不少,但如果他能完美的借用天时地利所具备的那种天地间的自然大势,人借势威,就完全有可能将对手斩于剑下。或者换种説法,修炼铁头功的人,如果在没防备的情况下,被人一石头砸过去,同样头破血流。这个道理就是説,我没防备,是那人厉害,如果我有防备了,保持本心,以不变应万变。就算那人真正掌握了因果之力,我也不怕他。就跟没有破不掉的阵一样,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破不了的法。”

“我明白了,万法皆可依,万法皆不可依。世间万法的存在本身就有两面性,既可矛又可盾。只有自己手持利刃长矛,就不怕对方的盾。再坚固,只有方法得当,一样能给他戳出个窟窿。”

“没错,就是这个道理。”

“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因为精英班的事情,你现在是很多人眼中钉,杀掉你或许不敢,但是想让你灰头土脸自动退出精英班的人肯定不少。保不准还会有人袭击你。”

“只是,我还是不理解,从时间上来算,咱们到这个岛上dǐng多就一下午,消息怎么传的这么快?”江涛这个时间概念来自于他体内的生物钟。因为没有登岛的记忆,具体什么时间来到的这里,他不清楚。而且当初跟着黑袍道士从高塔里面出来的时候,曾经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天上。那个时候天上的太阳显示的方位是午后,正常来説是吃完中饭那会儿。时间能估摸个大概我希望我的上述决定能够迅速实施,但是不如他体内的生物钟准确。经常习武的人,体内大多有个生物钟。修为高的人,生物钟的准确率几乎能跟钟表持平,误差不过几秒。説起来或许不可思议,但这是事实。

“岛子就这么大,而且精英班的学员乃至于十大高手都是万众瞩目的人物,他们身上发生任何事情都会以最快的速度传播。一传十,十传百,一下午的时间足够了。”

唐宁郁闷的插了一句嘴,“我最后确定编进精英班的时候,是在傍晚十分,那会儿天都快黑了好不。”

“很好解释,那就是咱们三个在来之前,这些事情就已经安排妥当了。你进精英班的消息不排除有人提前透露。”

“也许吧......算了,现在费脑筋想这些事情也没用。”该来的迟早要来,晚来不如早来,这样也挺好。唐宁看着他们二人问道:“你们两个晚上住的地方知道在哪儿了吧?”

“知道,你打算干嘛?”

“告诉我在哪儿,然后你们两个先回去,接下来我自己到处逛逛。”

“你想以自身为饵,诱奸徒们现身?”

“没错,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

痱子湿疹
小孩子腹泻怎么办
六安哪家白癜风医院较正规
友情链接
沈阳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