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点

木纹战极通天第二千一百五十八章绝杀志

2020-09-17 来源:

战极通天 第二千一百五十八章:绝杀志

第二千一百五十八章:绝杀志

汹涌激荡的极致妖力最终爆发,像是一朵盛世之花开放在不可思议的星炎内,众妖见到了就连无双侯也无法实现的一幕——这片汹涌浩荡的星炎内出现了其他色彩,那是一名神之尽头的绝响,汹涌无极的传说此立,但蕴着不知多少殇。请大家看最全!

无疑是大破灭,有太多声从梦境最深处传出的悲声哀嚎在响,要令天也情不自禁为这悲剧哀伤恸哭,那一道绝代风华的身影被彻底埋葬,但她在历史中的痕迹就像是初始之火永恒不灭,那一股梦魇之力分明还在传荡,激起法则起源的悲声击下最强杀势,也令远在妖之宇宙的妖王心魂俱震,终知其哀,不泪而伤。

一尊神之尽头绝代女子就此陨落,哪怕她是妖王之姊也绝无法在星炎神绝凛杀机中逃过一劫。身为妖族三大神之尽头中与叶天第一个交手的神之尽头,也是在魇坠虚空中便被不可思议模仿重现担当叶天对手的强敌,她终成了古往今来第一战神封号之战的尽头初殁者,这一陨落万世皆殇,与凤凰王、虹霄神绝等陨落时相同的悲惨意境弥漫在整个宇宙战场,所有强者都知道有一位不可思议的伟大存在陨落了,她叫华梦魇。

她的陨落是必然,这也正是叶天真正的目的,妖族三大神之尽头中震真侯杀王英锋,无双侯灭泪蚀君,皆获得了世界气运,哪怕受到的眷顾少于真正的世界级天才也棘手非常,震真侯身为妖帅有大庇护在身难灭,无双侯更是施展禁忌类自创逆天战技战力与叶天在同一水平线上,要杀这种对手太难!唯有华梦魇没有世界气运并且自身也在橆暝雀、兔逸神的猛击中重创,也曾在牙泷海战被叶天击败,她无疑是叶天此战最大的突破口,因此叶天不惜动用星纵宙界,火掠诸天的浩荡力量也要将这尊神之尽头妖女灭杀,这一搏也确实成功!

华梦魇的陨落也有着震动整个战场的太大意义,这是整场战争以来真正的妖族神之尽头第一个陨落!之前虽有叶天斩疯魔,但这可怕桎梏就像是黑云压城始终在每一尊神心中产生巨大压抑,虹霄神绝、泪蚀君、橆暝雀皆陨落了,那妖族竟没有一尊神之尽头陨落,这是何等可怕的噩梦与绝望预言?可这局势被叶天打破,他更以一杀开辟出了这场绝世之战的神威辉煌!

“无愧为星炎,断梦魇,请败无双,斩妖帅!”有神族此时感发而言,身为一名玄脉神族却对人族真诚感激祈愿,无边信仰愿力在每一处战场汇集而来,为星炎神添翼,成就不败雄姿!

“这倒是起到了作用。”仿佛一名不羁青年的销售规模达到420亿元魔神活动着脖颈,依旧肆意地睥睨眼前折翼断角的龙:“你觉得他们哪个会闯过来?倒也无非在争夺由我亲自毁灭的荣耀而已。”

回答他的是一口充满鄙夷蔑视之意的混沌龙息,感觉到这种折辱,魔神的邪笑也愈发浓郁了。

……

被叶天釜底抽薪的无双侯浑身战意烈风中分明更添上了血色腥风,他的这一戈本就劈开星炎,在华梦魇陨落同时爆发所有妖力的情况下星炎无敌之势被破,他分明要发动无双一击粉碎星炎,杀星炎神雪恨!

“这一招的威势已去,以无双侯之能足可将其撕裂!”一尊耳目皆氤氲淡青色光芒的玄衣妖族开口,所发铮铮之言有着世界认可的真挚,受星炎威压或直接陷在这恐怖神劫内抗争死亡的超级玄妖眸光大亮,他们知道付瑶至尊最擅剖析,此言乃是反击号角,壮军魂!

“厉古智领圣阵抵挡余波,善伐者皆随我出击!”震真侯那不容置疑的帅令下达,这数量仅过四百的军中却响起高昂应答,每一声吼都是粉碎时代大山的巨斧,而当它们齐聚之时那横扫诸多时代的英姿便重现了。

无双侯实力最强此时一言不发地将七英七清肃杀爆发,华梦魇的临死反扑终究有大意义而撕裂了自创逆天战技初临的大势,这一戈更像是最后一根稻草将先前的汹涌神威压倒,有苍白色在此时叶天的脸上涌现,一条条青筋更于神臂与脸庞暴起,分明彰显着此时的星炎神竭力与受何等压力,见状无双侯更毫不留情,全部战意构显绝杀一道,破空荡溅。

这一击是无双侯最强战意的显化分明最具破坏力,遥隔着星炎如此可怕杀势便在叶天体表密布,而先前威势滔天要将所有妖族一口吞噬的星炎巨兽这时分明被打残,最狂暴的部分遭受无双侯一击粉碎一片片星宙炸落,而一名名超级玄妖的惊人战威也是轰击而来,有那阴影变化的无数深邃战影,也有一股无限环绕穿透漫漫时间隧道的弑杀气息,但在最前方也最强的赫然就是震真侯那一招梅花香溶冬,这一招自创逆天战技本是绵绵悠长可此时完全变样,成妖剑锐利!

星炎覆空,哪怕被撕碎了也是一条条圣龙,一方方焱天,一座座星宙,足有五十二成神极之力的最顶尖超级玄妖殷素之全力攻伐中反倒被星炎凝现的一名魁梧战士一刀斩断妖魂,彻底亡灭沙场,也有一团星炎如云盘压下竟是成最终山岳令一尊化作土石汪洋的妖族粉身碎骨,这一场妖族反击中反击者反倒付出惨重代价,在这星炎爆裂的杀力中想象空间都很大。陨落者足足十六,这使寰宇骇绝,这就是星炎神最强自创逆天战技灭杀华梦魇后尚存的余威!

每一名超级玄妖的陨落都是整支妖军的势减,更是能直接冲击妖之宇宙的损失,无双侯与震真侯的目光皆无比寒漠,多少重妖力共同压制汹涌诸天的星炎,而那一柄战戈已然刺穿到叶天面前。

“嘶!”不可思议的道音响起,叶天却是以双手生生握住这直取咽喉的战戈,恐怖神力在掌中爆发后更有一道圣痕击空,无双侯手中的战戈咔嚓裂开,有什么被彻底移去。

强烈的震撼涌上无双侯心头,在那一刻他感觉被那双手扭断的分明就是他自己,禁忌神之尽头的威严似乎也无力并可随意践踏,这就是他的力量?这尊神明明失去了自己的本命神器,只怕他的澜尘刀法等战技也将受到不可弥补的创伤,但他竟是用双手扭断无双战戈,最强的妖似在这尊神身上看到了一种突破桎梏的全新光辉,没有什么比这无限发展更加可怕。

但这种震撼无法将无双侯的战意泯灭,一股股惊天妖力接踵而至,风雨雷电铸成的劫罚之剑在叶天的目光中化作烟灰,一方混沌黑暗的幕布被随意一指剑气般神光割裂,还有那不知多少推衍算计,成不可思议高度奥妙的百幂通法终在叶天一怒喝声冲击下消散,而击碎群妖杀势的叶天分明涌动神力再凝一柄恐怖战刀,这一刀又将代表什么?至少绝不可能让在场的超级玄妖好过。

“星炎神,你可知罪!”在此时猛地有一声怒喝响起,身穿黑衣持着钢鞭的铁面妖族凛然怒斥:“杀戮海天,你可敢面对你的罪!”

“我心无愧。”叶天淡然回答,向前一步,刀锋杀伐更恐怖凛冽。

“你岂敢放肆,我妖族承盖世威勇,必将横扫六宙,纵你有极威也挡不住世界大势!”又一尊皇裔妖族呵斥,分明显出那口衔苍空的巨禽皇裔原身,有震宙天鹏般威勇,凝聚古来皇威威迫。

“不过往矣,也敢阻我?”叶天冷漠,有整整七十九种直接攻心或限制意志的可怕自创逆天战技同时袭来,还有天锁桎梏,生命封印,一股股可怕妖力仿佛要将叶天打入不复之地,皆被叶天冷漠粉碎,无谁可阻其战道。

然而这里的每一尊皆是英雄豪纵,他们倾尽全力的手段哪怕被叶天破解也终造成可怕影响,叶天行走的步伐显得愈发缓慢,他肩负着超过法则起源的沉重,布满锯齿的利刃刺在他的每一处血肉中,但凡神力有一点运转流动都会引起骨肉割裂兆亿次的疼痛,还有乌黑如墨但释放着不可对抗强势的布条盖上神魂本源,始间光黯然,强如星炎神竟是被阻绝本源神力!

周围时与空,真与假突然发生剧烈变化,当一切恒转,常理如最无意义包袱般被抛弃,叶天已是明白自己进入了震真侯的乱维领域内,他最强的自创逆天战技无非如此。

只是,这一次却遭受了无数可怕妖法压制,而震真侯浑身梅红血溢,诸军妖意沸腾,也分明将这一招的力量催动到了极致,哪怕是一道维度线也硬生生抵挡叶天震宙神威无动,只是在接触到那刀锋之时却必然崩溃瓦解,见到这一幕的妖族皆瞳孔收缩,只怕没有谁能直接撄其锋芒。

“嘶!”忽有一道翠芒从天而降,嘶嘶风动,却分明是长鞭般的翠绿色光纹,这是圣阵之力。不过比起之前的那些翠绿光纹这一道鞭纹显然是它们共同聚成,数千条编织而紧密不破,更有深邃玄奥。

叶天任由这圣鞭抽中自己,一朵血花绽开,一股无法抵御的莫名波动更是在整个神魂时空内发散,有黑洞般可怕凹陷在其中丑陋生出,极为炫目的绿光闪耀,隐约现出了一菠菜玄影。

这很糟糕,不亚于之前华梦魇陨落所产生的反噬,叶天将那股迷茫撕裂,见到的却是与自身完全接触与穿透的世间一点。

就是一点,或者说比点更微不足道的存在,这是一百十二维何湮落中的特异,不是六维空间内的任何实体,并非时空之力,那是最强势的无双之意,比穿透天空的光线更凝缩与恐怖,就像是所谓零维或负维,可这是叶天最强的敌人——无双侯本身!

胸膛被击穿,神心被击穿,头颅被击穿,神魂被击穿,本源被击穿。攻击的是一点又是全面,是唯一的一但蔓延到整个世界,杀势,战势,将古往今来第一战神彻底穿透,那一柄刀亦破碎,却以碎片形式划过毫无时空意义的一点,将其割裂。

接着在所有妖族的注视中,在所有暗金色辉煌内的星炎神就这么爆裂与泯灭,一切神光彻底消失,就连本源也荡然无存。暗金色的最可怕战意落幕,世界之声悲鸣,盛世大厦,骤然倾塌。

无法言喻的寂静,接着便是将整片天空漫溢的震动。

星炎神,被击杀了?


常德专业白癜风治疗医院
复方鳖甲软肝片多久一疗程
宝宝健脾的食疗
友情链接
沈阳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