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点

木纹革命吧女神九百八四向死而生奥图晋升与奇丽

2020-09-17 来源:

革命吧女神 九百八四 向死而生,奥图晋升与奇丽被坑

地狱位面,属于炼狱那部分的深处,烈焰冲天,无数火元素和炎魔正朝一处空间裂缝冲击。

裂缝前一队无尽法师正在往缝隙里塞空间晶格,用晶格填补缝隙,阻止如洪流般的火元素和炎魔进入挤入主位面。

人人面目憔悴,嘴唇干裂,眼里满是血丝。身上的法师袍破烂不堪,套在里面的魔导武装露出魔钢本色,那是表面的护盾和装甲都被破坏后的迹象。

对这些术士、奥术师和魔法师出身的无尽法师来说,放个防护结界以及恒温恒湿结界不过是小菜一碟。但他们不仅用光了魔力电池,自身的力量也干涸见底了,根本舍不得把剩下那点力量用在防护上。

有人在专门保护他们,不然这十几个无尽法师早就被烈焰吞没了。

那是上百名由地狱蛮子和冒险者组成的混合队伍,他们保持着圆形防线,用带有冰冻效果的虚灵枪、动力锤,或者直接就是魔钢刀剑努力阻挡烈焰洪流。

一个个火元素变成焦黑碳团在地上散开,一只只炎魔被冰冻然后粉碎,或者变成灰烬,但仍然不时有火元素和炎魔从没被完全堵住的缝隙里钻出去。

更多的火元素和炎魔在朝他们进攻,他们的状况比无尽法师们还要凄惨。几乎所有人的魔导武装都损坏了,周围的空气也早烈焰洪流烧灼一空,只是靠着头盔的维生系统还在努力支撑,至于那几乎能将人蒸熟的高温,只能靠他们远超平民的强壮肉体支撑。

一波火元素如陨石般轰下,将蛮子加冒险者二人小组共用的一面护盾撞碎,虚灵枪和动力锤将大部分火元素击退,炸出大片碳团,但剩下的火元素还是将两人紧紧裹住,让他们变成了两支人形火炬。

两颗头颅在细微的铿锵声中被头盔切下,头盔闭合成金属圆球,咕噜噜滚到地上。无头的身体带着烈焰倒在地上,片刻间化作两具焦炭,只剩依旧完整的魔钢骨架,在烈焰中发出毕剥脆响。

旁边战士麻木的用脚将包裹着人头的圆球拨到身后,跟上百个同样的圆球堆在一起。在这种烈焰攻击中切头冻结,最终还能活下来的几率非常低,但总是有希望的。

战士们之所以麻木,是他们距离这一步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切头还算好的,有些根本来不及反应,连头颅也没留下来。

他们可以退的,这些火元素和炎魔的目的只是挤入主位面。

但他们不能退,一退那些无尽法师就全完了。

无尽法师不尽力填补位面缝隙,至少是让出口不再继续扩大,挤入位面缝隙的就不是普通火元素和炎魔,而是火元素领主或者炎魔巨人。

更可怕的是,这股烈焰恶魔是炎魔之王奥博洛的主干。如果放任这股恶魔进入主位面,奥博洛就会在主位面现身,即便力量从半神压制到了传奇巅峰,仍然会给主位面造成巨大破坏。

地狱位面军和冒险家公社的战士们在这里不顾生死,用生命阻挡着恶魔。

最初只是一个小队,附近区域的地狱蛮子和冒险者小队不断加入进来,才有了这样的规模。相应的,烈焰恶魔也从最初的一小股汇聚到现在这个规模。

值得庆幸的是,奥博洛没有在这里凝结出本体。战士们只靠单兵武器,根本挡不住祂一击。

炎魔之王之前在地狱之战的末尾现身,掀起了恶魔之潮,祂自己却没有挤进主位面,应该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位面缝隙。

现在祂分散为无数火焰元素和炎魔,试图化整为零过关,这处位面缝隙是祂选中的理想入口。

“我们快不行了!”

一个地狱蛮子用嘶哑嗓音大叫:“再没有援兵,奥博洛就要进去了!”

连蛮子都能说出这种话,形势自然绝望到了极点。

“哪个大队的?回去后关禁闭!”

冷冷话语自上空传来,银灰水银般光流倾泻而下,吞噬了一整圈火元素和炎魔。滋滋爆响,瞬间无数惨嚎沸腾,蒸汽白烟如自大地上拔起大片云团。

若干身影咚咚落地,砸出一个个大坑,空中嗡鸣声也急速掠过,那是一个运输机群。

一个个身着浅灰武装的身影破开水汽现身,都是冥河英灵,为首的打开了面甲,露出骷髅面目,竟然是地狱位面军指挥官奥图。肩上还坐着个娇小身影,自然是地狱位面军形象代言的“士气官”敏丝。

地狱蛮子讷讷的道:“指挥官……”

奥图一巴掌拍上地狱蛮子的肩膀,蛮子摇晃着身体要摔,被敏丝小手一牵拉住了。

面甲下那张骷髅脸没有任何表情,眼眶里的暗金魂火却在飘摇。

“你们辛苦了……”

奥图转头看看地上堆着的上百个头盔,语调没有任何变化,但人人都能品出真切的感动。

“现在你们可以休息了……”

奥图招呼英灵们接替下蛮子和冒险者:“阿丽珊陛下带着更多后援还在路上,最多半个小时就到。”

无尽法师们也被替换下来了,某个无尽法师忧虑的道:“小心啊指挥官,奥博洛说不定会恼羞成怒,重新凝结成……”

话没说完,水汽汇成的大雾之外,被冥河之水一时隔断的烈焰洪流里,每个单元都发出了模糊的咆哮声,里面满含着愤怒。

火元素与炎魔不断回缩,向四周和天空伸展,片刻后一个上百米高的烈焰巨人出现,还在不断变大。

炎魔之王奥博洛,眼见冥河英灵到来,自己已经失去了化整为零冲到主位面的机会,选择了汇聚出本体,干掉这些英灵和凡人泄愤。

“燃烧吧,虫子——!”

奥博洛大叫,喷出橘黄焰火,将雾气一扫而空,要将奥图和在场几百凡人加英灵烧个干净。

水晶光流在半空伸展为半透明屏障,一块块浅灰冥石急速凝结,拼成百米高墙,将这股焰火挡住。

“奥博洛,岩石公主已经完蛋了,你也跟着祂一起上路吧!”

奥图高喊着,身影也随之拔高。片刻间长到了上百米,那道高墙分解成八角方块,如甲片般拼在了他身上。

他手中紫光闪烁,多出一根也有百米长,看得出由更细金属棒编织起来的长枪。

水银光芒自奥图体内溢出,还夹杂着暗金光丝,让长枪变得繁复华丽。在奥图身后,敏丝抱着他的额头,伸展出巨大光翼,牵引着无数隐约丝线,与其他冥河英灵结成一张虚实难明的光。

“这里是我们的家园,是所有立志解放地狱的凡人,不论生者还是死者共同的家园……”

奥图挺着长枪冲向已经有他两人生是如此的短暂倍高的奥博洛,呼喊声同时回荡在活人和死人的心中。

“我们要在这座地狱里建成天堂!为此我将献上灵魂,还有所有时光!”

“哪怕是永无止尽的战斗,我也欣然向往,这就是我的道路!”

“奥博洛,就让你为这条道路奠基吧,你的名字会铭刻在所有走上这条道路的凡人!”

奥图的水银长枪与奥博洛的烈焰大锤撞在一起,大地崩裂,天空也在震颤,两个巨大身影顿时被漫天烟尘裹住。

当混沌天幕被一条水银光带割裂,再被大群飞行器遮蔽时,这处位面缝隙附近的大地已经坑坑洼洼,像被无数核弹轰击过一样。

奥博洛的身躯已经涨大到四五百米,虽然只有全盛时期的三分之一,但半神的力量本质仍然不是一个传奇巅峰可以抗衡的。

奥图加上敏丝,还有丝线关联的冥河英灵们还在苦苦支撑,不过从场面上看已经快不行了。连躲在远处的蛮子和冒险者们都在用步枪射击,努力做出微弱的一点贡献。

“等等……”

一架运输机上,分身状态的小阿丽珊拦住了要下令的凯恩:“先别插手。”

她解释说:“我收到了奥图的传讯,他想做个尝试,就让英灵们下去。”

凯恩瞪眼,都这时候还说什么尝试?

然后他想起了之前奥图说过的事情,眼睛瞪得更大。

水银光带延伸向地面,将上千英灵送到地面上,敏丝牵起的光更加炽亮,也让奥图变得干涸灰暗的身躯重新滋润起来,直至溢出晶莹的银光。

奥图高高跃起,也有上千吨的魔导长枪力量挟带着骤然增幅几倍的力量,捅入奥博洛的额头。

奥博洛发出猛烈咆哮,自伤口喷出浓稠如实质的焰光,不仅裹住了长枪,还瞬间将奥图和敏丝都包裹起来。

这时候天上的阿丽珊都啊的惊呼出声,凯恩握着舱门的手更是喀喇一响,直接捏烂了门框。

焰火自光延伸,上千英灵也同时燃烧起来,更远处隐隐还有什么波动,那似乎是更多冥河英灵在呼应着这样的变化。

焰火一点点变淡,直至消解,奥图和敏丝重新露出身影。插入奥博洛的长枪银光流溢,急速蔓延到整个脑袋,让奥博洛痛苦的使劲甩头。

“兄弟们!伙伴们!”

奥图的声音在那张光之间传递,同时也在红上传递,每一个可以接入红,并且不论是神力、魔力还是灵力侧的凡人都听到了。

“同志们!”

奥图的声音还夹杂着脆嫩的叠银,那该是敏丝的呼喊。

之后又叠加上更多心声,男女都有,语调都有些机械冰冷,汇聚在一起却让人们热流翻滚。

“凡人的本质是灵魂,生与死只是身体与灵魂的不同状态,死亡并不是凡人的终结。”

“大同主义道路应该有死者也能走的道路,仍然保有灵魂的死者不该被世界抛弃,不该被死亡之力奴役!”

“死者也有权加入到大同主义事业里,为生者以及自己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

“生死有别,地狱就是死者的家园,死者在这里同样能建设天堂!”

“让我们为家园而战吧!”

“我们向死而生!”

以奥图为中心,来自冥河英灵的呼喊声,像是自虚无中爆发出新的空间,挤得红向外扩张,产生了猛烈振荡。

阿丽珊从惊讶变作喜悦:“太棒了!奥图晋升到半神了!我就等着这一天呢,我的冥河终于可以有属于自己的冥岸依托了!”

凯恩还处于某种奇异的眩晕中,阿特在他心底高叫:“这不可能!这个奥图在红里开辟出了新的枢纽节点!虽然还没到神祇,只是一个雏形一个种子,但未来的景象已经可以看到了。”

“那个节点正在喷发的力量你知道是什么吗?是跟死亡之力很像,但本质却跟死亡之力截然相反的力量啊!”

“死者的灵魂可以不投靠死神奈罗了,只要能接入红,就算死了也能依靠这个节点提供的力量,维持灵魂的存在。”

“这是……赤红死神!”

凯恩没回应,之前奥图跟他谈过这事,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

渗入奥博洛的水银光华又骤然强大了好几倍,这次是奥博洛被水银裹住了。

祂的咆哮声里多了丝惊恐,脑袋轰然炸裂,接着身体崩塌,分散成无数火元素和炎魔,朝着四处奔涌而退。

阿丽珊激动得嗓音都扭曲了,握着小拳头大喊:“打落水狗啊——!”

“每收拾一个,奥博洛就少一分力量,多花一段时间汇聚成完整的本体!”

凯恩已经跳出了舱门,天空中布满了跟他一样的身影,那是地狱蛮子和冒险者,更高处的天空,无数架来自飞行家公社的战机也开始俯冲,他们可不是来观赏美景的。

………………

恢弘殿堂还处处留着青苔,各种造型狰狞而恐怖的雕塑布满了墙面和立柱。暗红色调的地下空间里似乎还有亡魂在飘动,呼呼风声像是从幽冥透出的惨叫。

罗姆罗斯和奇丽在这处地下殿堂里行走着,从外面防御性的要塞,一直深入到祭祀用的殿堂,所经之处,一切细节都在述说千年前那个邪恶教会的罪行,以及图铎大帝在这里大现神威的壮举。

奇丽下意识的想起当年在康拉德神殿里的际遇,那个时候的自己还有小红,简直就是一对革命之耻啊。

来自红的振荡让她愕然停步,红像是出了什么事。

“啊哈,我们多了个半神呢,真正的半神,不是狂天使那种。”

小红在心底嘀咕着,她被禁而没有注意到送奖品企业的品牌。在新浪官方力推的活动面前足之后,就乖乖呆在赤红神座码代码,因为太忙也很少跟李奇或者奇丽心灵沟通了。

“不过是个死的半神……”

接着小红的话让奇丽糊涂了,什么意思?

小红兴奋的道:“我是说,我们很快要有自己的死神了,赤红死神,很帅吧!”

奇丽当然也高兴,原来是奥图晋升了啊。

然后她暗暗抽了口凉气,这意味着赤红神系要跟死神奈罗摊牌了,时机很不对啊。

“船到桥头自然直吧,反正死神对我们也早有分割开的打算,骷髅王说得很清楚,等等……”

小红这时候才顾得上查一下奇丽周围的环境,她的语气变得异常凝重:“你跑到哪里去了?罗姆罗斯想要对你干什么?”

奇丽环顾殿堂四周,再看看同样也在好奇打量的罗姆罗斯,心说没什么异常啊。

就算罗姆罗斯对她不怀好意,也没必要搞挖坑强来的花招吧。

他不知道自己就是李奇,但肯定明白自己比李奇还要强,跟小红的关系也非同一般。

相当于选民般的存在,居然强上,罗姆罗斯他以为自己是谁啊?

真敢这么想,他一定是彻头彻尾的疯了,那么干掉他也没什么顾虑了。

“我感觉到你身边充斥着非常……非常强大的力量,需要很小心的克制才会不引发主位面屏障的动荡。”

小红很严肃的说:“那股力量就是罗姆罗斯的力量,只是被一层伪装包裹着,凡人是察觉不到的。”

奇丽正要说什么,周围光影稍微晃了晃,世界仿佛也在真实与虚假之间切换了一下。

然后她就失去了跟小红的心灵关联,虽然还是能感应到存在,但比当初进入风暴群岛的次位面膜还要微弱。

奇丽止步,冷冷注视罗姆罗斯,这家伙还指着墙面上一团模糊的痕迹说:“这里曾经贴了层尸体,没错是一层,像纸一样薄。我们猜测那是大帝用蛮力把某个教徒拍扁在墙上,就像一只蚊子。”

一个雄浑的声音自殿堂深处传出:“猜得没错,那会我就是当拍只蚊子,把他们一个枢机主教拍到墙上的。”


庆阳治疗白癜风医院在哪
9个月宝宝着凉拉肚子怎么办
9个月宝宝着凉拉肚子怎么办
友情链接
沈阳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