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攻略

你真是咯窝囊废营养

2021-01-16 来源:

“你真是咯窝囊废!”咆哮的声音在中年大华华的耳边滴溜溜地回旋。大华华的第二任妻子小毛毛张大涂抹着丹红的嘴唇,高声尖叫道。这般羞辱地谩骂,大抵已成家常便饭了。

“我又是怎的了,惹你特么的不高兴?!”这话在大华华的心头酝酿了不知有多少次了,可就是难以出口,也不好出口。要知小毛毛可是他的娇媚的第二任妻子,他从未在她面前说过一句重话,更别说是指责的话了。今次里,大华华也只得忍着。

“跟着你,我是守活寡!”小毛毛的声音形成了第二波浪峰,冲撞着大华华的心灵。大华华的确也没有跟她争辩的资本。谁叫自己不争气呢!年轻的时候只知道打拼,好歹有了一栋一百多万元的高档楼房,可是,身体却不争气了。想想那时的景况,因为有了高档楼房,小毛毛飞回了他的怀里。那时的她,青春靓丽,活泼温柔,事事主动,俘获了他的一片平静恬淡的心灵。

小毛毛痛骂了一番,过后,便去打牌去了,剩下的大华华,无力地依着高档沙发喘着残剩的诗意。

年轻时候的大华华可是一表人才,是出名的老实巴焦的好儿郎。他的第一任妻子大抵是看中了这一点,当说媒的人找上门来了,他的第一任妻子——秋月——便羞涩地答应了他的求婚。岁月催人老。这话的确也没错。错就错在大华华一不小心地当上了经理,此后一发不可收拾。也许是应了“家有贤妻、男儿不做混帐事”的那句古话吧,自秋月进门后,他大华华的发展势头特别的良好,妻子贤慧,让由胫部至脚趾基部密生白毛他在几年的时间里便混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老板。酒色财气,他大华华都拥有了。

想想那时候,秋月照顾得是那般的周到,他无后顾之忧。秋月不但帮他打点生意,而且还悉心照顾公婆。照顾公婆,这可是当代媳妇们最讨厌的事儿,也是最不愿讨论的话题。那些成家立业的儿子儿媳们,头一件事便是搬离出去,架构属于自己的鸟巢,而父母公婆便有如路人,来往有若亲戚似的,半年一年的才上门一次,拎着几样可有可无的礼品,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在父母公婆家吃上半碗饭,便一扔筷子,坐上自己的小轿车,逃之夭夭,谁还有心思顾上父母公婆?!秋月自进门的第一天起,直到大华华无奈地与之分手,都是百般孝敬老人。放在古代那就真的是贤妻良母一枚。这还不算,秋月知道大华华打拼的过程中,伤了腰,那肾就有点问题了。秋月一直是那样的理解大华华,然而,那时的大华华觉得秋月是他的妻子,做那些理所应当。

每当有人说起某某对公婆不孝道的轶事,大华华似乎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他以为天底下所有的媳妇都和他的秋月一样贤慧、疼人,以及尽孝道。

半场战罢大华华不记得何时与秋月有了第一道裂痕。那时正处上升时期的大华华,学会了应酬,当然也希望自己的妻子能与自己一同分享他的荣光。酒席上应当有他妻子的身影,散了酒席后,应当有妻子陪伴跳舞。跳舞?秋月拒绝了,说是,家有公婆,还得回去照顾着……便拒绝了陪伴与大华华跳舞,这惹得大华华一肚子的不高兴。只是他不便发作。

不便发作的大华华,也做过一件使得他悔愧终生的遗憾的愧事儿。春风得意的他,不是很满足,当然,那酒席上应酬如影随行。他一再坚持着要秋月陪他的大客户以及他的上司们跳舞助兴。然而,秋月一再婉言拒绝。在一次酒席后,大华华又再要秋月去陪他跳舞陪客人,秋月并不赏脸,拎起坤包就走。大华华仗着酒兴,手里的杯子飞了出去,飞向了秋月的额头,差点划破太阳穴。那一次,秋月的额角边流了很多的血,触目惊心。

后来,秋月率性连酒宴都免了。如果酒席上没有秋月,那酒席必定黯然逊色。就在那个时候,小秘书小毛毛趁虚而入,渐渐的小毛毛在酒席上与跳舞池里大放异彩、大出风头不说,还逐渐走进了大华华的生活。

当大华华一栋高档的楼房装修完工后,某一天,小毛毛对酒醉的大华华说,我怀孕了,是你的……这话让大华华大吃了一惊,他怎么也没想到,醉酒后,他会 裸的与小毛毛躺在酒店里的大床上。他不记得那情形,只是,小毛毛后来说的怀孕了的话,让他犯了迷糊。

那天,小毛毛跪在了秋月的面前,说是,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她与大华华爱情的结晶,她希望秋月能退出,要不然,那可是一尸两命呵……记得,那时的秋月,流了很久很久的泪,一言不发,净身离开了家。

小毛毛入居大华华的爱巢,俨然是他的女神。一切都由小毛毛说了算。

温馨从此不见了。

小毛毛颐指气使,上演着女主天下。

说来也怪,自小毛毛鸦占鹊巢后,大华华的运气只往下落,辉煌不再。从经理到职员,从快活的青年到日见衰愁的中年,波峰到低谷,就象是坐了一次过山车。

小毛毛是他的第二任妻子,仅仅只是名义上的妻子。他感觉自己不行了,身体零部件都老化了,只是他表面上还硬撑着,表面上他还是一个一表人才的帅中年。只是,他心里明白,他得委屈他的第二任妻子小毛毛了。

当然,小毛毛是不肯委屈自己的。她有牌桌,她有牌友,还有的牌友一身能兼二用。既然大华华作为老公满足不了她的幸福,那她就得另外开辟一条航线,人是活的,规则是死的。即便大华华常常守着空闺,直到天亮,才见到小毛毛一身酒气与疲惫的身影,而不敢言说什么。大华华能说什么?什么也不能说。他是知道说明白后的后果的:那就是,高档楼宇是归在了小毛毛的名下。那时的他,为了他的承诺的爱情,把房屋过户给了小毛毛,产权就是小毛毛的了。小毛毛脾气相当的坏了,动不动就辱骂他。那时,他就想,他大概前世里是欠了小毛毛的。

某天,小毛毛回来了,回来得比先前要早很多。大华华心里有些欢喜,便赶忙下厨为小毛毛弄好吃的。原来,秋月在家时,都是秋月弄,他大华华从不插手,只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过着金土豪的日子。可现在,现在的他,下厨是家常事了,料理家务是一等一的好手。只要小毛毛稍有点点不舒服,他就得背着小毛毛上医院。

原来那个时候的大华华可就得意了,下班回来,第一任妻子秋月忙给他端来热气腾腾的汤水,让他泡脚。为了能让他睡一个安稳的觉,秋月查资料、询问中医,弄了一大包药材,熬炼药水,专为他泡脚而用。妻子的体贴,也曾让他感动莫名。

只是,这一切都象是过眼云烟。

“今夜,你行不?”吃完了大华华弄的晚餐后,小毛毛躺靠在了大沙发上,剔着牙缝,打着饱嗝,翘着兰花指,蹙眉询问道。

“我给你捶捶腿、揉揉背吧……”大华华一脸的殷勤。

“滚!”小毛毛只有一个简洁明了的“滚”字。多么的情深意长呵!

大华华只得溜了出去。他不滚,能行吗?!

晚上有月色,清丽而柔媚。

大华华不能没有酒。于是,他就拼命地喝酒。喝酒当然也有个尽头。他知道自己的量。只是,这个晚上,他必须- 限速信息以及语音限速警告可以帮助您安全驾驶得醉,醉了就无梦了。

好在,他还能摇摇晃晃地走出酒店,还能摸索着蹒跚。

好在他终于能在一所简陋的房屋前倒下。

收了小摊的秋月回了,回到了租住的房屋。她看见了一个躺在地上的人。仔细一分辨,原来躺在地上的就是她的前任丈夫大华华。

没有犹豫,没有徘徊,秋月便将大华华抱进了家,抱在了沙发上。

秋月烧了一壶水,水开后,便将水倒在了大盆里。那盆里有着名贵的药材,那原来就是为大华华准备的,一度她还幻想着。只是,后来,她彻底地放弃了幻想。

大华华呕吐了一沙发一地。

脚泡在汤水里面,有种温馨润滑的感觉。

大华华不能不醒。不醒就说不过去。醒后的大华华,有点如梦似幻。他好象又回到了旧日美妙的时光。

“秋月,我们复婚吧!……”

微微一笑,秋月便道:“碎了的东西,无论如何粘,都有裂痕……”

大华华明白了秋月的意思,默默地站起,穿上了自己的皮鞋。

走到门口,大华华深情地看了一眼秋月,道:“若有来世,我定会珍惜!”

微一迟滞,秋月还是微笑道:“大华华,我不属于轮回。梦终究是梦,你还是找回自信的自己吧!”

共 298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有钱就学坏的男人,一个学坏后后悔不已的男人,这都是自找的。这样一个男人,毁了两个女人,一个是贤惠的前妻,一个是母老虎一般的第二任妻子。毁了前妻天理难容,毁了后妻是把她惯的上了天,本来经过一番教育也是可以成为一个好女人的。什么地长什么草,什么虫拱什么木头,这就是一个坏男人的恶行。小说形象地描述了这样一个坏男人痛苦的经历,很有教育意义。最后结尾,令人深思,男人要负责到底,自己酿的苦酒自己饮。。【 云台文经】

1楼文友: 08:14:0 生活中这样的事例并不少见,金钱至上的年代,人性的美与善,只见减少,不见增多,而且路边还装有摄像头实在可叹。惟愿人世间人人信崇道德,倡导真善美,让大爱归来,让真情永驻! -v 诗帅剑与酒,人物数风流! v-

南宁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揭阳治疗白癜风方法
哈尔滨包皮过长
友情链接
沈阳旅游网